位置: 主页 > 党建动态 > 机关动态 > 正文 [ ]

种田笔记:稻米里的乡愁

作者:采集侠 来源:5kym.com 关注: 时间:2018-12-19 01:34

父亲和他的水牛

我和父亲

↑后来加入“水稻田”的三位父亲:右为67岁的凌云法,左为44岁的黄仁良,中间是我的父亲周全仔。

父亲下田除草用牛耕田的场景,将要从村庄里消失了。

周华诚是杭州的媒体人、作家与摄影师,去年在微博上发起“父亲的水稻田”众筹项目,他邀请城市人和他一起,跟老家的父亲一起种田,并采用最原始的种田方式:水牛耕田、镰刀收割、打稻机脱粒。来自城市的孩子全程体验了这次农耕生活。

此项计划今年仍然在招募报名中。

在新的一轮即将开始之际,我们选发作者去年陆续记下的种田笔记,希望这些文字,不只是唤起乡土记忆,还能让我们重新认识土地与耕作的意义。

犁田

5月11日。立夏的第六天。

田间:蓑衣,笠帽,一个人,一头牛。

这一幕,就好像是从唐诗宋词里走出来的。

可惜,村庄里的牛越来越少了。

5月1日,我问父亲,这次能否雇到犁田佬,为我们的大田翻耕。父亲想了想说,有点困难。

我们这片田畈,距犁田佬的家有些远,足有三里地。只我们家一丘田用牛来耕,他得挑着犁、耙、耖等几百斤重的家什,赶着牛,走那么远的路过来,太不合算。

在我印象中,农人肩负犁铧,手执鞭杪,行进在田埂上,是乡间最具标志性的一景。

时至今日,这一景怕是真的要从江南的字典里消失了。

水稻种植,要求大田平整,田泥糊烂,还因要保证灌溉,必须使大田中泥面在同一水平面。水田在耕种之前,要进行这样的一番操作。这是一项技术活。耕—— 耙—— 耖”这样的水田耕作工序,据说是在唐宋时期形成的。当时的犁,已很有名,叫“江东犁”。其犁辕短曲,故又叫“曲辕犁”。

在五联,我们没有这样精确的称呼,只是一概称作“犁”。我对比了书上的图片,可以确定,犁田佬现在还在用的,仍然是这种“曲辕犁”。这种犁比较轻便,农人握着犁梢,便可以根据土质情况,随时变化犁田的深浅。而且,我们浙西南丘陵地区,很多田块都不规整,经常是随着山势溪形回转,奇形怪状,边边角角很多,用这样的“曲辕犁”来耕地,就便于人和牛的回转。

耕,是第一步。用犁翻耕,土块被翻过来,荒草就被压到泥下了。水田翻耕之后,还需要灌水浸泡,再把田泥耙碎,于是,第二种工具又要出场了:耙。

耙是一种带木齿或铁齿的工具,操作时,人就站在耙上,牛拉着耙前进。田泥经过反复的耕耙之后,泥土都已经耙碎,烂成糊糊,这时候还要再进行一道工序,叫做“耖”。

耖,是一种尖齿形的农具,主要是可以把泥面耖平,耖细,也能拌匀肥料。

“两犁两耙一耖”,犁田佬曾经告诉我这样的话。耕田,是一种技术,更是一门艺术。以田为纸,以犁为笔,以水为墨,牛与人一起挥毫泼墨地作画。他们来来回回,在一方方画纸上创作他们的作品。

一场春雨正在淅淅沥沥地下。春雨在水面激起一圈圈细细的涟漪。蓑衣这时候应该出场了,还有斗笠。斗笠滴水,草叶滴水,奏出这个季节最生动的乐音。

我记得小时候,我常常挎一个小桶,跟在耕田的牛和人后面,因为总是有很多的泥鳅和黄鳝被翻耕出来。抓泥鳅和黄鳝,是特别有趣的事情。每次都能拾到小半桶泥鳅和黄鳝!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泥鳅和黄鳝就统统从稻田里消失了。

备种

前几日,父亲去县城的种子公司买回了这一季的谷种,包装上写着:Y两优2号”。

为什么要选这个品种,父亲是听了县农业技术人员的建议。我上网查了一下,这个“Y两优2号”,在2010年是由袁隆平院士作为中国首届杂交水稻大会观摩现场(浏阳永安镇超级杂交水稻示范基地)的首选品种。

后来有一天,我读《现代中国水稻》这本书,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。上世纪60年代起,日本培育的稻米品种的名字是——“笹(tì)锦、富士光、星之梦、娟光、火光、一见钟情、大家都来。我们中国的稻米名字是—— 中优早5号、中优早81、赣早籼37、丰矮占、II优838、冈优22、汕优46、准两优527……我发了一条微博,开玩笑说,起名字的都是理科生!’”其实中国的水稻种植,历史真是悠久。我们都是食稻之民。我记得在一本书上读到过,在距今四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时期,稻作农业已经发展到石器时代的顶峰。在湖州钱山漾遗址,发现过很多稻谷遗存,而且都是一堆一堆的存在。

原来,四五千年前就有稻香了呵!

新闻推荐

日本推出特制萌衣 我想把你随身带!

可以随时把爱宠带在身边...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


资源提供:365bet体育在线投注官
  织梦模板 | 技术支持 | 悟空源码 | 站长工具箱
更多精品商业资源,就在365bet体育在线投注官